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服务“一带一路” 对接企业需求 中资银行加快海外布局

作者: 来源: 时间:2016-8-8 13:39:12

 

中国银行伦敦分行外景。  图片由中国银行伦敦分行提供 

  

巴基斯坦大沃风电项目现场,当地工人正在作业。

图片由中国工商银行提供

  

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巴拿马承建的风力发电项目,农行为该项目提供信贷支持。图为工人在现场吊装风电设备。

图片由中国农业银行提供

    

中国建设银行巴西子行圣保罗网点内,工作人员正在处理业务。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稳步推进,中企对外投资日趋活跃,对海外金融服务的需求上升。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背景下,中资银行也加快了海外布局步伐,提升全球化服务能力


满足多元融资需求

改善当地基础设施建设

中加里曼丹省是印度尼西亚经济最不发达地区之一,煤炭资源丰富,但地理、交通条件恶劣,成为地方政府一大“心病”。由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中铁)承建并投资占股、长达480公里的加里曼丹煤炭运输火车专线将极大改善这一困境。这条专线是印尼“加速与扩大全国经济建设蓝图”的重点项目之一,将连接起偏远矿区和加里曼丹岛南部港口,总投资额超过50亿美元,目前正进行项目的前期调查。

中国工商银行(印度尼西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银印尼)董事长沈晓祺对本报记者说,运煤专线属于承包制项目,资金实力至关重要,如果没有一定保障,企业在投标时就会缺乏底气。中国工商银行(以下简称工行)成立了专项融资部,专门为中企参与“一带一路”海外项目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招投标期间,工银印尼和专项融资部为项目出具融资兴趣函,解决了项目的后续资金问题。中国中铁中标后,双方签署了融资合作协议,工行及时跟进项目的融资需求。

电力不足、能源短缺是制约巴基斯坦经济发展的“老大难”问题。“我居住的小区一天要停电将近10个小时。孩子们没法复习功课,我们只好出去乘凉。”巴基斯坦朋友扎希尔对本报记者抱怨说,一到夏季,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每天停电最长可达12小时,其他城市和偏远山区的停电时间就更长了。

巴基斯坦全国日均电力缺口为400万千瓦,夏季高峰时期,每天的电力缺口高达750万千瓦。巴基斯坦一直希望通过开发太阳能、风能等资源增加电力供应,改善能源结构。

为帮助巴基斯坦缓解电力供需矛盾,2015年12月,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总承包建设的巴基斯坦塔尔二区块煤电一体化项目融资协议在北京签署。项目的总投资为20亿美元,不仅是中巴经济走廊首个煤电一体化项目,也是巴基斯坦最大的煤电项目。该项目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国开行)、工行、中国建设银行(以下简称建行)担任联合牵头行,组成中方银团,与巴基斯坦方银团共同为该项目提供融资,用于煤矿和电站的工程费用等。

2015年2月,工行与巴基斯坦萨察尔能源发展公司签署了萨察尔风电项目贷款协议,为该项目提供1亿美元的出口买方信贷融资。同年3月,由中国水电顾问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巴基斯坦大沃风电项目在北京正式签署了项目贷款协议。根据协议,工行将为该项目的设计、设备采购和现场施工建设提供融资支持。

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巴哈瓦尔布尔地区的塔尔沙漠,3.9万多块太阳能电池板整齐挺立,1.45平方公里的漫漫黄沙变成了深蓝色的电池板“海洋”。这就是由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变电工新能源公司)担任总承包商修建的真纳太阳能工业园100兆瓦太阳能电站项目。该项目每天可提供清洁电源50万度,有效缓解了当地电力紧缺状况。

中国农业银行(以下简称农行)新疆分行了解到特变电工新能源公司的建设资金存在缺口,就迅速成立综合服务组,制定个性化金融服务方案,组织人员开展前期调查、项目评估和申报审查,及时投放4亿元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弥补了建设资金缺口。

2007年,中国银行(以下简称中行)在英国伦敦设立了跨区域的欧非银团中心。欧非银团中心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及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性多边金融机构合作,以出口信贷和项目融资协助中企完成了多笔涉及资源开发、电站建设等相关行业的大型和超大型项目。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项目由中石油中亚天然气管道公司与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合作开发建设,中行依托欧非银团中心协调境内外多家分支机构共同参与,完成了从设计、尽职调查到审批放款的全流程工作,为项目提供融资支持32亿美元。

2015年11月,工银印尼与江苏徐工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印尼客户购买徐工集团的产品可优先获得工银印尼的融资支持,也可以通过工银印尼租赁昂贵的大型设备。“我们通过各种方式解决客户的融资问题,有利于徐工集团的产品在印尼销售。”工行大中华地区业务总监辛海燕对本报记者说。

巴西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工程机械设备产品有很大需求,三一集团等通过投资设厂、设立机构等方式,纷纷进入巴西市场。但巴西的金融市场环境、企业和个人的消费习惯等和中国有很大差异。在巴西,90%的客户购买机械设备或汽车等产品均需要贷款,这就制约了中企在巴西市场销售产品。

建行巴西子行利用牌照优势,与广西柳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在设备销售的融资贷款领域展开合作。“未来,我们将根据业务合作和市场反馈情况,进一步优化调整融资结构,扩大推广业务范围,解决中企在巴西市场销售产品面临的融资配套问题。”中国建设银行(巴西)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希对本报记者说。

争取低息政策性贷款

助力中资企业转型升级

在巴西圣保罗市伊比拉布埃拉公园对面,一座二层小楼外挂着“建设银行”的牌子——去年底,这里由BIC银行正式更名为中国建设银行巴西子行。更名源于一次收购。2013年底,建行宣布斥资16亿雷亚尔(当时约合44亿元人民币)收购巴西BIC银行总股本72%的股份。

BIC银行是巴西历史最悠久的私营银行之一。“并购本地银行有助于建行快速进入巴西市场,本地银行的网络、服务类型和客户群体有助于节省成本,并迅速展开服务。”张希说。

中企进入巴西市场后,融资贷款利率太高怎么办?

为此,建行巴西子行找到了巴西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巴西国开行)。巴西国开行重点关注巴西的国家长期投资项目,并为部分项目提供低息政策性贷款。与巴西市场高达14.25%的基准利率相比,巴西国开行提供的不到10%的低息贷款太有吸引力了,但这种低息贷款以条件苛刻、审批期限长著称。为帮助更多中企争取到低息政策性贷款,建行巴西子行和巴西国开行多次洽谈,最终获得了20亿雷亚尔(当时约合55亿元人民币)的初始授信额度。

山东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巴西公司最初是以工程施工方的身份进入巴西市场的。在对巴西市场逐步了解后,他们开始不满足于仅仅扮演施工方的角色。“我们希望转型做一些投融资项目,但一旦转型,就必须找银行提供贷款。”该公司副总经理陈纪雷说,“低息贷款可以帮我们控制项目融资成本。”

宁波均胜集团是一家主要从事汽车电子部件制造和销售的民营企业。德国普瑞公司是汽车高端电子控制面板及模块的供应商,客户涵盖宝马等高端车型生产厂商。均胜集团对德国普瑞公司的并购,被看作是“小鱼吃大鱼”。

农行聘请了律师事务所对并购风险进行了重点审查,出具了书面法律意见。由于并购交易协议约定的付款币种为欧元,农行还根据均胜集团未来现金流的特点,设计了美元贷款方案,使其支付交易价款和后期还款更为便利。并购完成后,均胜集团采取了整合措施,引进了普瑞公司的先进技术,逐步完成产品升级,打破了国外巨头在中国汽车电子领域的长期垄断地位。

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电科技)是国内第一家半导体封装测试行业上市企业,新加坡的星科金朋是世界排名第四的半导体封装测试企业,具有先进技术和行业资源。长电科技希望收购星科金朋,提升自己在全球半导体封装测试行业的领导地位。中行江苏省分行吸引了国开行等多家大型银行参团,及时介入该并购项目。2014年12月底,长电科技筹集的并购资金还有1.2亿美元的缺口。为确保长电科技在约定时间前顺利发出要约,中行江苏省分行组织并购业务小组进行材料分析和风险审批,及时向长电科技出具了并购贷款承诺函,证明其具有融资能力。考虑到并购完成后,长电科技可能面临沉重的债务负担,中银国际又提前为长电科技做好定向增发布局,保障其日后能获得充足的现金流,稳定了债务融资提供方的信心。

便利货币自由兑换

促进双边贸易投资便利化

过去,国内银行尚未开办一些国家的货币交易业务。本报记者当初在巴基斯坦常驻期间,没有一家中资银行在当地设立分支机构,取钱需要通过巴基斯坦当地银行进行货币兑换。直到2011年5月,工行卡拉奇分行和伊斯兰堡分行正式开业,取钱才不再是一种负担。

近年来,越来越多中企参与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和贸易活动中,需要大量兑换当地货币或进行外汇套期保值。去年12月,工行面向公司和机构客户新推出了80个新兴市场国家币种的外汇买卖业务,其中20个可自由兑换货币可以办理外汇即期、远期、掉期以及配套的存款和汇款服务,另外60个非自由兑换货币可办理无本金交割远期等套期保值服务。工行可办理的对公外汇买卖币种已达105个,在国内商业银行中率先实现了外汇业务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全面覆盖。

近年来,农行新疆分行和中亚国家同业银行建立了直接清算关系,在新疆实现人民币兑俄罗斯货币卢布、哈萨克斯坦货币坚戈、塔吉克斯坦货币索莫尼的直接挂牌交易,拉直结算路径,促进双边贸易投资便利化。

2015年和2016年,农行为新疆利华棉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塔吉克斯坦投资成立的金谷农业公司现代农业种植推广与产业园区二期和三期项目各发放了1亿元人民币项目贷款,用于支持金谷农业在塔建设棉花产业基地。

中行伦敦分行是伦敦离岸人民币中心建设工作机制的创始成员。2015年6月,中国银行成为亚洲首家直接参与洲际交易所伦敦金定价的银行,并成为伦敦金属交易所清算公司首家中资结算银行。

提高服务和营销能力

降低中企“走出去”成本

目前,四大国有银行已基本搭建起跨时区、跨地域、多币种的全球金融服务网络。截至2015年底,农行的境外网络已覆盖14个国家和地区,在刚果(布)投资设立了一家合资银行,境外机构扩展至17家,拥有近1600家代理行网络,通达全球144个国家和地区;建行的境外网络覆盖2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7家一级境外机构,境外各级机构总数达到130余家;中行的境外网络已覆盖46个国家和地区;工行的境外网络则覆盖了42个国家和地区,分支机构达到404家。工行还通过参股南非标准银行集团间接延伸至20个非洲国家,共与147个国家和地区的1611家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关系。

建行相关业务负责人对本报记者坦言,当前,中企对外投资的领域已不再局限在资产端,而是上升到了对全球产业链的整合层面,由此派生出的金融需求也更为多元和复杂,从传统的资金、渠道层面逐步延伸到非银行金融业务,比如基金、保险、信托、租赁,甚至到“走出去”企业员工的个人财富管理和移民服务等,这对银行金融服务牌照功能和一体式的营销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中资银行需要转变向海外发力的焦点。”该负责人建议,不仅要为企业提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资金价格和规模,更要通过设计最优化的交易结构、资金汇路、税务统筹和协议条款,有效防控或规避企业面临的风险,从而最大化降低中企的“出海”成本。


返回



电话:(010)57192611/5719271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18区17号楼中电传媒11层 邮编:100070
中巴经济走廊理事会 版权所有 网站技术支持:飞马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