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交流
联系我们
人文交流

水墨花鸟渲烂漫 写意人生蕴天真

作者:中巴经济走廊理事会 来源: 时间:2018-10-13 16:49:19

——正德书画院副院长杨义琦小写意花鸟画赏析
 

杨义琦,当代著名花鸟画家,新京津画派小写意花鸟画代表性人物之一。1950年生于北京,幼时起习画,曾受陈半丁、王雪涛、郭味渠等大师的亲传。1966年考入北京工艺美术学校,文革后知青下乡到锡林浩特,放牧之余仍勤练不缀,1978年考入内蒙古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肄业后,一直从事美术教育工作,先后执教于北京市教育学院国画系、北京实验大学中国画系、中国花鸟画研修院,卅年传艺道,桃李满京华。历任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东方白马书画院副院长等职。现为北京正德书画院副院长。
 

 

杨义琦出生于书香世家,家中书画收藏甚多,从小耳濡目染,他就迷恋上了水墨色彩,迷恋上了信手涂鸦,灵魂中就楔入了国画之美。他家住在地安门附近,当时许多书画名家,像张伯驹、王叔晖、陈半丁、王雪涛、任帅英、郭味渠等人,都住在什刹海这一带,尤其陈半丁跟杨家交往颇深,父亲见他有绘画的禀赋和兴趣,就经常带着他去陈家请教画艺,算是得到了大师的私淑亲炙,陈半丁是小写意花鸟画的一代宗师,这对他后来艺术观念的形成产生了潜移默化的重要影响。上学后,由于绘画成绩优异,他被选入了市少年宫国画班,这是为培养专业绘画人才而开设的,花鸟画名家马跃华担任辅导老师,这个班上后来出了六、七个国家一级画家,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也是这个少年班毕业的。在此期间,他又拜识了王雪涛、郭味渠两位花鸟画大师,受益匪浅。"想起来我是非常幸运的,从小就接触到了最传统的美术教育,当时国家也重视培养美术人才,文化环境非常好,老师们不仅教你怎样绘画,还会教你怎样做人,也就是不仅教你绘画的技巧,也教你绘画的道理。中国画的精髓就在于道,学技巧容易,但要领悟到这个道却是很难的。老师都很爱惜人才,也非常重视人品的教育,我学到了很多艺术和人文修养方面的东西,这是最重要的。"由于家庭特殊的机缘,杨义琦学画伊始就领悟到了小写意花鸟画的上乘心法,墨彩鲜丽,墨趣清新,工精意妙,雅俗共赏,这也奠定了他未来艺术创作的风格和道路。
 

 

花鸟画是中国画三大宗之一,源于六朝,经唐、五代而臻于成熟,至宋元达到历史高峰,这一古代时期的花鸟画以工笔为主,笔迹谨细,赋彩新丽,形象逼真,意境生动,富有装饰效果;明末清初,文人画兴起后,花鸟画创作也从工笔转向写意,写意花鸟画逐渐成为主流,近代以来,京派花鸟画呈现出大小写意这两种样式。大写意花鸟画,就是写中见工,大处写意、小处写实,如齐白石、李苦禅这一脉,而小写意花鸟画,就是工中见写,大处写实、小处写意,如陈半丁、王雪涛这一脉(包括汪慎生、郭凤惠、田世光等人)。杨义琦认为,无论大写意还是小写意,写生造型是花鸟画的基本功,就像写草书要打好楷书的底子一样,花鸟画也要打好工笔画的底子,否则,大写意画中就很难见形了,没有很好的技术,往往很难达到"物以心造"、"得意忘形"的境界。

 


 

杨义琦的花鸟画非常注重中国画的笔墨传统,呈现出了原汁原味的、地地道道的宋元风格,少写意而重工彩,但他善用灵巧多变的笔墨,色墨结合,以色助墨、以墨显色,在整体均衡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节奏感和墨趣味,色彩艳丽,造型严谨,比较强调画面的立体感与空间感,墨彩浓淡交接极富韵致,灿烂间营造出鸟语花香的生机勃勃景象,既隐涵吉祥之寓意,亦彰显逸兴之情怀,极具艺术和收藏价值。像《惠风和畅》、《吉祥如意》等花鸟画长卷,线条灵动遒劲,笔迹轻利,赋彩鲜明,层次井然有序,构思精巧,形似神俏,极富有笔墨情趣。有评价家认为,其作品"丰腴俊爽,婀娜遒逸,匀润艳雅,天真烂漫",在当今大写意画狂放恣肆之际,反倒浮现出了中国花鸟画绚烂澄静的本来面目与本质精神。这份坚守和坚持,对他个人而言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杨义琦也认为,在坚持中国画的笔墨传统基础上,花鸟画也要不断创新,体现出画家的个性。"笔墨精神千古不变,章法面目刻刻翻新。"他曾数十次到新疆写生,创作了大量的新疆人物画和风景画,以克孜尔、库木吐拉千佛洞为代表的龟兹石窟壁画,对他近期艺术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像《克孜尔千佛洞》、《龟兹神韵》这两幅颇具新意的作品,就是他把中国画的笔墨和西域画的色彩结合起来的一次大胆艺术探索。孔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杨义琦也年近七十,但他仍在艺术道路上不断探索,创新求变,力求达到自己最高的艺术境界,这也是真正的艺术家所追求的终极目标。
 

 

由于杨义琦花鸟画中浓郁的"中国味道"和雅俗共赏的审美情趣,这些年他的作品经常被外事礼宾司选中,作为"国礼"赠送给国外元首,深受好评,成为中国文化标志和代表性的绘画艺术品。"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画画。"在京城画坛早已声誉鹊起,他仍觉得现在还能画画就是很幸福的事。好画家必须静下来,聪明之外,还得做老实人,这样才能在艺术上真正做出一番成就。他认为,现在中国画的创作水平老是上不去,还是缺乏文化修养所致,就像李可染先生讲过的,中国画是一碗浓汤,但现在学画的年轻人往往只看到上面的一点油花,学不到根本上。谈到此处,他脸上流露出忧虑之色,"李苦禅先生去世后,北京工艺美术学校中的花鸟画老传统也差不多就断掉了,我画了一辈子花鸟画,也教了一辈子花鸟画,希望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能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
 

 

在传统绘画艺术中,山水画反映了出世的理想,花鸟画代表着入世的情怀,这是中国人精神世界的两头。杨义琦矢志不移、毕业追求的,其实就是中国画最初的唯美精神,它早已埋没在历史的废墟瓦砾之中了。但从他这些鲜艳拙朴、烂漫天真的小写意花鸟画中,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画最纯粹的唯美,仍活在当代,活在人们心灵的深处。

 




电话:(010)57192611/5719271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18区17号楼中电传媒11层 邮编:100070
主办单位:北京正德国际投资集团 协办单位:中巴经济走廊理事会、中投远航科技有限公司网站技术支持:飞马网络